bet366登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集锦 >

梦里不知身是客 ——曹雪芹的人生悲情(三)

作者:燕子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7-10-16 14:40 点击数:
 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梦里不知身是客
——曹雪芹的人生悲情
 

刘金星

 

 
        正当王府上下筹备表少爷婚礼的喜庆日子里,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——时任正白旗满洲都统的小王爷福彭突发疾病,暴毙在工作岗位上。这一年,史称乾隆十三年,公历 1748 年,表少爷雪芹年满 25 岁。
        噩耗传来,举府悲痛。最悲痛的自然属老王爷、老王妃了。老王妃经受不住丧子之痛,一病不起,不久医治无效便仙逝了。老王爷也大病一场,虽说未命丧黄泉,但也无力管理王府诸事宜了。小王妃作为权利继任者,一时也压不住阵脚, 况且又长久沉浸在失去爱夫的巨大悲痛里,没有心思顾及其他事务性工作。于是王府权利出现了真空,混乱在所难免。
        表哥、姑姑相继去世,对于客居王府的表少爷雪芹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。全府上下的态度似乎一夜之间全变了。先是撤走了伺候雪芹的老妈子、小丫鬟与两个家奴,然后是减少了副食数量与花样,最后是无人敢理睬雪芹了。一 切变得空空荡荡,一切变得冷漠异常,雪芹与蕙兰主仆二人,面对着这热闹而冷清的深宅大院,感受着世态炎凉却相对无言。他们感到是该离开王府的时候了,              可是,雪芹的佳期已近,能到哪里寻找他们的婚房,安放一对新人?
雪芹决定即刻离开这遭人白眼的王府,推迟婚期。蕙兰也觉得在刚刚办完丧事的王府举办婚礼不妥,但必须先租好房子,再离开不迟。雪芹去意已决,一 天也待不下去了,但又不知去哪里寻找住处,况且也无钱租房举办婚礼,总不能把新娘迎娶到卧佛寺吧。此时,雪芹真有点恨自己了,自己沦落到了这等地步, 偏偏爱上了梅表妹,一个非她不娶,一个非他不嫁。难道就因为一点点粪土不如的银两,就要辜负了表妹的深情厚意吗? 冷冷的月光下,雪芹仰天长叹!苍天无语,大地没有回声,只有自己的一颗孤独跳动的心在指责他,在向他哭诉。无可奈何,无可奈何啊!亲爱的表妹,表哥无能,看来要辜负你了!
         蕙兰抱着少爷的长衫,默默地站在背后,望着这个越发魁梧而又柔弱无比的身躯,江宁渡船上的那一幕迅速闪现在眼前——那个微微颤抖的少年的肩背永远定格在少女蕙兰的灵魂深处了。往事如昨,短短几年,这个令她爱怜的少年经历了多少事啊!而今,长成了青年小伙子的他却又为婚房而愁肠百结,蕙兰的心怎能不为此而颤抖而痛楚呢!蕙兰几次想告诉他,她已经有了办法,已经通过雪芹的好朋友颚比在西山黄叶村租好了房子,不日就可以迎娶新娘了。但她深知少爷的脾气,既不愿意求人,又不忍心动用她柳蕙兰的钱财,只好瞒着他了。
          蕙兰替雪芹披上长衫,然后说:“睡吧,明天一早咱就悄没声地离开王府!”
雪芹说:“我想好了,咱还回卧佛寺住——我是说暂时的,我会画画,书法也行,咱可以拿到天桥去卖。我估计用不了半年,就能凑够租房子的钱!”
          蕙兰说:“这个我相信,可婚期不等人呀!” 雪芹说:“大不了推迟,我去梅家解释。怎么说也是我亲堂姑,会通融的!”
          蕙兰说:“绝对不能推迟婚期,将来不吉利!咱可以到西山黄叶村租房子, 那儿便宜!”
 雪芹说:“我暂时还没有租房子的钱——你出去一整天,难道……”
         蕙兰说:“是,颚比帮着租的,我看了还不错,你跟梅小姐住东屋,西屋做书房。我住在耳房,洗衣做饭方便!”
        雪芹说:“老王妃赏给你的怎能动用,绝对不行!”
        蕙兰说:“就这么定了!都大小伙子了,还婆婆妈妈的!”
        蕙兰话一出口就后悔了。从 11 岁伺候少爷,到现在还第一次使用这种口气 说话,这可是以下犯上、奴欺主啊!蕙兰怯怯地等待少爷发落。雪芹猛然转过身,热辣辣的眼睛吓了蕙兰一跳。雪芹说:“你上辈子准是欠曹家的,不然……我何 德何能啊 , 我如何消受得起啊 , 我……你就是曹家的大恩人呀!
         蕙兰被雪芹说得有些蒙,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大手攥住了。雪芹紧紧攥住蕙兰的双手动情地说:“蕙兰姐姐,今儿晚上咱俩睡在一起好吗?就像小时候 一样,好吗?姐姐!”
 雪芹孩子似的摇晃着蕙兰,央求着蕙兰。蕙兰流泪了,那是一种感天动地、 幸福的泪水。27 年来,蕙兰第一次感受到友情、亲情、爱情交织在一起的巨大幸福。一个 27 岁的姑娘,今夜要与一个怜爱一生的男人同床共枕,怎能不喜泪交并、幸福无比呢!
        今夜无眠!过了今夜她就要把他完完整整地交给另外一个女人。但是,足够了,蕙兰至死也满足了——拥有了今夜,蕙兰便拥有了一个浪漫而真切的爱情童话,无须肌肤之亲,只需重温多年以前那个稚嫩的、甜润的呼吸……就足够了 !
       雪芹又有了新家——远离京城闹市的西山脚下黄叶村。房屋不大,却很雅静,还能够朝看日出,暮看霞。清人吴长元着的《宸垣识略》载:“西山在府西 三十里 , 为太行之首。流泉满道 , 或注荒池 , 或伏草迳 ( 径), 或散漫尘沙间。 春夏之交 , 晴云碧树 , 花香鸟声 , 秋则乱叶飘丹 , 冬则积雪凝素。”
       后来曹雪芹的朋友敦诚、敦敏与张宜泉在诗中曾为我们描述了此地的美 景:“遥山千叠白云径,消磬一声黄叶村”、“爱将笔墨逞风流,庐结西郊别样幽。 门外山川供绘画,堂前花鸟入吟讴”、“碧水青山曲径遐,薜萝门巷啼烟霞”。
        敦诚还赠送诗篇鼓励雪芹:“劝君莫弹食客铗,劝君莫扣富儿门。残杯冷炙 有德色,不如着书黄叶村。”这都是后话了,眼下要紧的是尽快到堂姑——岳父 母家商议婚姻诸事宜。然而他在岳父家的经历并不很愉快。就像雪芹后来所作 《红楼梦》中封肃对待女婿甄士隐那样:“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,心中便有些 不乐……”
         雪芹风尘仆仆来到京城岳父家提及婚期,岳父却冷着脸说:“我已请阴阳 先生算过了,你与小女八字不合,男妨女,女克男,如结婚,不出仨月就有血光之 灾!”早不算,晚不算,偏偏这时候请阴阳先生批八字,分明是借故推托。阴阳不和,雪芹不好说什么,怏怏离开岳父,准备找梅表妹商量。可小丫鬟传出话来, 小姐不想见少爷,请少爷离开梅家。自然这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,而实际上,梅小姐已经被父母锁在深宅大院,对此一无所知,还一心准备着雪芹娶她呢。 雪芹碰了一鼻子灰,见无人再理睬,只好怀着一腔怒火返回西山。蕙兰一听 就明白了,蕙兰说:“少爷呀,你真是个少爷!梅小姐怎么可能不想见你呢?分明 是父母瞒着她,打发你出门呀!”蕙兰再三叮嘱雪芹,千万不能动退婚的念头, 到时候她一定会想出办法来。
         雪芹不相信她能有什么办法。他已经心灰意冷,无力也无心迎娶梅小姐了。 雪芹借酒浇愁,可是酒非但无法排遣胸中块垒,反而勾起了往日的愁怨。想当年,曹家煌煌一个大家族,何等热闹,何等威武,如今只剩下一个孤家寡人,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啊! 雪芹本来酒量很大,那天不知喝了多少酒,居然睡了一天一夜。这一天一夜 雪芹反复做着一个同样的梦:梦到一僧一道远远而来。只见僧道骨骼不凡,丰神迥异,来到山前席地而谈。雪芹半天才听清,原来僧道谈论的却是一块石头。说, 一户人家生了一个公子,一落胞胎嘴里便衔着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,还有些许文字,雪芹未看清文字,却识得此玉乃通灵宝玉。
       醒来时,雪芹还念念不忘,想说与蕙兰听。无奈,蕙兰不在。蕙兰干吗去了? 自从移居黄叶村,蕙兰很少出门,蕙兰究竟干吗去了,不收拾家务,不做饭,甚至也不言语一声,独自出去干吗去了!蕙兰回来,脸上分明带着喜色,雪芹看出来了,路上捡了银子,还是中了六合彩?若在平时,雪芹一定会问,但是他还沉浸在梦中的景象中,他迫切需要告诉蕙兰。于是,他说——梦肯定是有缘由的,我想了半天才觉得,我这部书该动笔了,就从这块宝玉写起吧!
        蕙兰听后,灿烂的面容愈加灿烂了。蕙兰说:“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,喜事要来临了!”
        蕙兰又说:“什么事也不用操心,你就安心写书吧,就像汉代的太史公那样,也写一部流传千古的大书!”
        主仆二人欢天喜地、笑逐颜开不提,单说一日雪芹的好友颚比差人送来婚宴请柬。请柬上居然写着颚比与梅小姐的婚宴。雪芹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经询问差人,才确认颚比少爷迎娶的正是自己心爱的梅表妹。雪芹愤怒至极,三下五除二把请柬撕了个粉碎。
       差人说,我家少爷叮嘱,请先生一定看看这封信。说着递上信去,雪芹拆开一看,上写一行字:“另有隐情,请一定赴宴,否则后悔终生!”
        颚比结婚那天,雪芹是带着愤怒与好奇前去参加婚宴的。他倒要看看这出戏如何唱,看看表妹如何面对他,好友如何面对他。雪芹做了一个彻底了断的决定,然而冥冥中他又想到了那个梦——那是一个足以使他壮烈地活下去的梦!
        雪芹换好新衣准备出发,却见蕙兰也穿了一身过年才肯从箱底拿出来的新衣服,早早等在了院外。雪芹不解地说:“颚比是请我,你去了不好,好像咱蹭饭吃似的,叫人家瞧不起!”
         蕙兰笑了笑说:“颚比少爷也请我了呀!你看——”蕙兰果然手里也拿着一 封请柬!
         雪芹愣了愣,随口骂道:“混账颚比,光出我洋相还嫌不够啊!”
        主仆二人各怀心事,来到颚比府上。工夫不大,迎娶新娘的花轿到了。眼见春风得意的颚比随着花轿进了府邸,雪芹一颗脆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他真想过去啐一口颚比,然后打道回府,但是饱读诗书、深知礼义廉耻的雪芹,还是硬咽下了这口气。颚比见到雪芹,疾走几步来到近前,拉住他就往里屋硬拽。雪芹生气地推开他说:“你想干吗,让我原谅你吗?”颚比也不答言,把雪芹生拉硬拽到屋里,然后把新郎衣服脱下来,给雪芹换上之后说:“快出去拜天地吧!”
雪芹有些发蒙,呆呆愣在一旁。此时蕙兰挑帘进来道喜:“恭喜少爷,新婚大喜!吉时已到,快拜天地呀!”
        雪芹说:“你们——你们——”
         颚比笑着说:“芹圃兄,你不光是娶到了如花似玉的心上人,还有一个聪明机灵又忠心耿耿的好丫鬟!为弟甚是羡慕!”
         鄂比与雪芹双双走出来,一改刚才新郎官的面目,而成了名副其实的司仪。 面对惊愕的宾客,鄂比解释说:“各位亲朋都知道,梅小姐与芹圃兄青梅竹马,自小就有婚约,无奈梅小姐的父母借故悔婚,想拆散这美好姻缘。当我知道这个消息,只是愤怒和惋惜而无计可施。是一个聪明、对主人忠心的丫鬟提醒了我,才有了今天的下策。我是欺骗了大家,也欺骗了梅小姐的父母,可我必须要成全这美好姻缘。不图成为人间佳话,只求有情人终成眷属!”
       颚比话音刚落,大家的掌声此起彼伏,称赞颚比。颚比摆了摆手说:“掌声、 夸奖不应该送给我,而是——”颚比逡巡半天没找到蕙兰,于是直接道出姓名:“掌声和夸奖应该送给芹圃兄的丫鬟柳蕙兰!” 大家四处逡巡:谁是柳蕙兰?太不简单了!曹公子太有福气了!真难得, 快叫出柳蕙兰让我们见见吧! 雪芹的眼睛也在寻找柳蕙兰,红盖头下的梅小姐心里也在默念柳蕙兰。她似乎想起来了,她在平郡王府见过这个丫鬟,她记得自己还跟表哥雪芹夸过她,夸她知书达礼,忠贞不贰,果然如此啊!将来自己一定要善待她!谢谢你蕙兰姐,你可知道,你成全的不仅仅是姻缘,而是生命啊!如果不是这个结果,恐怕我 连今天都活不过去呀!蕙兰姐,你在哪呢?为什么大家都找不到你呢? 蕙兰并未走远,她只是悄然来到胡同僻静的地方,好让隐忍不住的泪水恣意流淌。蕙兰为什么流泪?蕙兰为谁流泪?为自己,为少爷,还是为命运? 命运啊,命运!未来的命运还会有许多流泪的机会,蕙兰省着点吧!既然跟定了少爷,就不怕流泪了,是吗? (敬请关注
 
【字体: 收藏 打印 挑错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投稿信箱 | 联系我们 |关于我们
真bet366_bet366登陆_bet366娱乐平台(精英与社会) www.hebelite.cn
电话:0311-88892015 地址:河北省省直机关民心广场办公楼288室 ICP备案:冀ICP备15012956号